• 律师看新闻

    汇都律师提供法律顾问律师和在线律师咨询,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专业北京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北京律师事务所与9个国家130多家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关系,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十佳顾问律师咨询团队,汇都律师全称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

    首页>>焦点资讯>>律师看新闻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11-23

    被包养女大学生的真实性生活

    作者:叨姐 来源:文章来源公众号:玩转大学(ID:daxue101) 

    我一直认为,当代大学生都是又丧又燃的。

     

    像叨姐身边不少学弟学妹经常在凌晨三点发票圈:「有富婆在吗?我不想努力了。」

     

    嘴上说着求包养,但学习工作起来又异常拼命。

     

     

    但是,在这个老赖之子C位出道,凡尔赛文学冲上热搜的社会环境下,对“躺赢土豪”的渴求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要不要接受被包养,甚至已经成了一部分大学生开始困惑的话题。(困惑意味着纠结,纠结意味着动摇,而这个动摇很大可能是倾向于同意的。)

     

    前几天有人在后台给叨姐留言:

     

    我是表演系的一个大二女生,今天参加一个饭局后,和一个中年男人聊上了。

     

    他有家室。

     

    但止不住每天都想见我,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在市中心给我租个房子,费用全部由他承担,还会给我很可观的零花钱,其实就是包养吧......

     

    我有点犹豫,你别喷我,就想问问你怎么想的。

     

    哎,我怎么想的,我还能怎么想?

     

     

     

    讲那些道德审判恐怕没必要,你应该早就对自己说过无数次。

     

    叨姐只想和你唠唠,从长远来看,被包养不是一桩划算的投资。

     

     

    01 

    “被包养过后,我不可能再回去了”

     

    我有个朋友Shainna,挺漂亮一女生,大三的时候交了第一个男友,比她大4岁,已经是个小有成就的生意人。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Shainna每天的朋友圈就是法餐和网红景点打卡。

     

    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Shainna毕业了,但并没有出去工作的打算,反正每天也有吃有喝有玩。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俩人可能也结婚了,但问题在于,他男友那一年投资了乐视......生意失败,之后两人频频吵架,也就分开了。

     

    但那个时候,Shainna已经很难找到一份够自己开销的工作,她抱怨说:

     

    “这都要怪他(前男友),他不在乎我工不工作,人都是有惰性的。”

     

    Shainna现在的男友,是一个已婚的煤老板,“要说喜欢吧,其实也不喜欢,只是在他身上,我找到了最舒服的状态。”

     

    可不,每天秀包秀车秀整容脸,但唯一不能秀的就是她的脾气。

     

     

     

    这个男友,心情好的时候赏票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砸东西,有一次动手打了Shainna,但她从来没有回过嘴,更别说动手打回去了。

     

    “我时常觉得胸口很难受,闷得厉害,但还是要忍,还是要稳住。”

     

    如今的Shainna已经快30了,从一个X总换到另外一个X总身边,但依旧没有工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安稳”下来。

     

    而这,只是看起来较为“温和”的代价。

     

     

    02 

    “被拐卖、堕胎、被感染疾病,都有可能”

     

    有一些“干爹”,为了更好地控制女大学生,直接将她牵扯到有关毒品的案件当中。

     

    2018年,一名澳大利亚糖宝帮糖爹护送毒品走私,行李箱里93公斤的可卡因,价值可能超过2100万美元。

     

    澳大利亚警方称,这是近年来所破获的最大的一桩走私毒品案。

     

    而这女孩的最终结局呢?获刑8年。

     

    以及还有拐卖、做人贩子的种种......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处于弱势的一方很容易掉入对方设置的圈套。

     图片1.png


     

    即便没有这些风险,最现实的问题就是“性关系”的处理。

     

    如果对方不愿戴套怎么办?如果怀孕了怎么办?如果对方有艾滋甚至其他的疾病,怎么处理???

     

    所有所得之物,都有代价。

     

    当你着眼于眼前巨大的物质诱惑,却有没有想过背后的风险和代价?

     

    而以上我所提到这些下场,任何一种,都是我们后半辈子承受不来的。

     

     

    03 

    “我被他包养了,却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其实,“包养”这种状态主要是在90年代后半段开始猛烈增长的。

     

    那时候流行来大陆做生意,很多香港人、台湾人就来到大陆,最初是在广东一带流行。

     

    但除了工作,也需要填补生活,于是,就像《三十而已》中的海王梁正贤一样,在那边一个女友/老婆,在这边又一个。

     

    根据人类学家估算,20年代末,每6个在大陆工作的香港男人中,就有一个在大陆包养二奶。

     

     

     

    但在一些学者的调查研究中发现,“性”并不是这段特殊关系中的唯一关键词。

     

    一些男性和他们的二奶没有固定的性生活,甚至在个别案例中,双方完全没有性交行为。

     

    在《欲望与尊严》这本专门研究“婚外恋”的书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真实事例。

     

    阿英在深圳认识了一个在香港做花甲生意的老头,但老头能力不行,做不了,性生活并不和谐。

     

    两个人睡在一起,老头能做的最多就是搂一搂亲一亲,她问:

     

    “你又没这功能,为什么还要花这个钱。”

     

    老头回答是找“心理平衡”,他那个圈子的朋友,个个都在外面养一个,他为什么不能也养一个?

     

     

     

    所以,对于一些商人来说,“包养”的作用并不在于满足生理需求,而是将她当做一种“陈列品”,做给别人看。

     

    因为漂亮女人象征着男人的实力和魅力,这种包养和嫖娼不同。

     

    如果你还找了个大学生,不仅证明你经济实力,更是像圈子人炫耀“自身魅力”的一种手段。

     

    这些场所被视为声色场所,是欲望流动的地方,妻子不能出现在这些声色场合,妻子的身份与家庭相关,意味着道德和责任。

     

    因此,很多二奶会被要求频繁参加应酬活动,什么爱不爱的,就是挣面子。

    北京律师  北京名牌律师事务所 首都律师 北京咨询律师要多少钱

     

     

    04 

    “姑娘,被包养不划算啊”

     

    也许你看到的一些被包养的姑娘并没有上文当中说的那么“陷入危局”,但对普通二奶来说,最大的恐怕是“情感代价”。

     

    一种隐性的,难以估量的痛。

     

    叨姐观察过她们,除了“漂亮”,最大的特点就是:脾气巨好。

     

    不生气、不愤怒,有着极强的情绪管理能力,随时都能压抑自己的不满,像是没有情感的机器人,没有自己的喜好,所有都围着金主一个人转。

     

    因为她生活唯一的目标就是:让这个男人感到舒服。

     

     

     

    同时,一旦你陷入到这样的关系中,就意味着你会逐渐成为社会圈子的“孤岛”。

    北京律师  北京名牌律师事务所 首都律师 北京咨询律师要多少钱

     

    一些女性会觉得这段关系“不光彩”,不想让别人知道,于是渐渐也就断掉了和朋友、家人之前的联系。

     

    但长此以往,你没有工作、没有朋友、家里联络得也不多,社会资源终将流失殆尽。 律师电话咨询

     

     

    社会技能退化为0的你,毫无攻击性,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

     

    喜欢你的时候摸两把,不喜欢的时候,随时可以一脚踢走。

    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事务所 律师电话咨询

    05 

    “畸形关系的改变”

     

    所以,要不 要接受包养?叨姐写到这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而我也懒得再去谴责那些做二奶的姑娘,我觉得再去谴责个体没有太大意义。

     

    我想,它是一个颇具规模的社会议题。律师所咨询 律师服务咨询

     

    如果我们仍在不停强化“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的性别观念不改变;

     

    那么男性会一直认为他最大的家庭责任是养家,而不是婚姻忠诚。

     

    如果妻子在离婚后,生活质量会严重下降,甚至遭受来自整个家庭、社会的唾弃和非议;

     

    那么已经进入围城的原配妻子宁愿死守这一段虚有其名的婚姻外壳,也不愿选择结束。

     

     

     

    北京法律事务所 咨询律师所 涉外律师咨询

    所以,社会学博士肖索未提出这样一个观点:

     

    与其说去防止男性发生婚外恋,不如事实上保障原配退出婚姻的权利。

     

    当原配妻子真正有了退出的权利和可能,同样是增加了男性婚外恋的成本,或许才会构成事实上的约束。

     

    而那些选择“被包养”的姑娘,我相信终会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增加,女性独立意识的觉醒,变得越来越少吧。

     

     

     

     

     

    北京法事务所

    律师所咨询

    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所

    北京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律师在线咨询

    北京法律

    律师行

    律师电话咨询

    律师事务所咨询电话

    律师咨询

    律师询问

    律师事务所咨询

    涉外律师咨询

    事务所

    咨询律师

    律师服务咨询

    北京律师

    专业律师咨询

    公司律师咨询

    北京咨询律师要多少钱

    北京律协

    北京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事务所

    北京律师咨询

    律师顾问

    首都律师

    律师所

    北京市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律师

    律师咨询热线

    顾问律师

    起诉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

    我的咨询

    律师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电话咨询

    事务所律师

    律师咨询律师

    在线律师事务所咨询

    北京名牌律师事务所

     


    上一篇:即便有新证据推翻原判决,超过再审的法定期间也不能启动再审

    下一篇:北京一男子酒后窒息死亡,五名同饮者被判赔偿10万余元

    阅读排行

    收费标准
    委托流程
    企业收费
    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司法解释
    分享按钮 亚搏app